文字奇缘

导航
微小说 | 微小说 | 美文录 | 百花语 |

微小说 | 微小说 | 美文录 | 百花语 |

70岁的母亲瘦瘦的,原本只有一米五的身高,被岁月又缩减了几厘米,看起来更加瘦小,面容却仍然光洁,不见太多沧桑的痕
大道理:付出爱,才能赢得爱。付出是回报的前提,越是不图回报地帮助别人,别人便越会记住你的恩情,并在适当的时机给
不求孩子完美,不用替我争脸,更不用帮我养老。只要这个生命健康存在,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走一遍,让我有机会与他同
在一架从纽约飞往伦敦的班机上,一位中年白人女士被安排在了一位黑人男士旁边。还没坐下,她便对身边的黑人怒目
我第一次见父亲时,他醉醺醺的,像风中的烟从椅子上袅袅而起。他手指捏着喜酒杯,对着我笑。我耳边全是杂乱的撺掇
李飞住在抚州城外,这地方可以称作贫民区。整个城外,见不到几幢好房子,都是那种老木屋,很多房子因为没人住,几乎要
这天,韩海遇到一个难题:学校下个星期要开运动会,他报名参加长跑比赛,就在这时运动鞋坏了,因为无法承受那么大的运
那些汇款单少则几十上百,多则达到几千元,最久远的时间是1985年,最近的是大前年,汇款人的名字是“刘念”。这名字
第一个小偷在道路的转弯处悄悄地走近山羊,把铃铛解了下来,拴到了驴尾巴上,然后把羊牵走了。农夫四处环顾了一下
从前,有两个生意人,一个姓王,一个姓李,他们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商。根据他们的家业大小,人们尊称他们为王大、李二
回味和宏一起走过五年,虽然艰辛,吃了不少苦,但在我看来,这都是幸福的经历。眼看生活越来越好,我的心更是无时无刻
她拿起来手机,想给他打电话,叮嘱一下,但是想想,她放下了手机。不行,她又拿起手机,还想给他打电话,她放心不下,这时,她
天刚亮,李梅就在货场里打扫卫生。临近年底,昨天又是周日,货运比较繁忙,地上到处是垃圾。本来她今天调休,应该在家
原来,大妈独自带大女儿,现在自己年纪大了,想把女儿留在身边工作,好相互有个照应。然而,女儿却不乐意,她想去上海深
一天,我正读着呢,徐副局长进了我办公室,他随手翻了翻旧书,问道:“这不是局长书架上那几本书吗?”我说是局长送我
李村有个人,叫李连庆,人到中年,上有老下有小,事儿一大堆,忙得死的时间都没有。家里地里,收湿晒干,修房盖屋,儿子结婚
母亲嗫嚅着低声下气地说,我看着母亲噙着眼泪,站在寒风中,灰白的头发在凌乱飞舞,我突然抽了自己一个嘴巴,掉头就跑
可现实中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能做到给父母一个好脸色,又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其实,每天给父母一个“好脸色”,关
友谊就是相互拨动着心灵之弦,从而发出优美的和声与共鸣。友谊是我们哀伤时的缓和剂,激情时的舒解剂,是我们压力
她在家中的地位很尴尬,姐姐比她漂亮,因为想要儿子,父母坚持还要生,结果还是女儿,后来,又生了弟弟,弟弟当然是最得宠
当父亲叹着气,颤抖着手将四处求借来的4533元递来的那一刻,他清楚地明白交完4100元的学费、杂费,这一学期属于他
立华年轻貌美,择偶标准自然水涨船高。挑来选去,在外企工作的小孙成了首选。交往一段时间后,这天立华跟男友说她
两个乡下人,外出打工。一个去上海,一个去北京。可是在候车厅等车时,又都改变了主意,因为邻座的人议论说,上海人精
要搬新家了,小乔有些失落。失落什么呢?大杨不解。要搬的是个新环境,宽敞的房子,高档的家具,心仪的装修,哪里不比原
结婚的前一天,老妈又念起了她功力深厚的碎碎念,老妈说:“莎莎,结了婚就是大人,以后不能再任性了,要孝敬公婆,善待亲
忽然“扑通”一声,一个人跳入池中。只见他被鳄鱼追赶着游得飞快,脸色苍白,拼了命地游上了对岸,接过100万后,他怒
 792   首页 上一页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下一页 尾页